楚少

没事儿就写写。

【短篇】秦时明月之凤跖

千文喵每天都要喵喵喵:

【壹】

红尘客栈

【天涯的尽头是风沙
红尘的故事叫牵挂】
-西厂与阴阳家联合强攻墨门。
-墨家众统领不得不分散逃脱。
-墨家众弟子与墨门消匿火海。
-墨家倒下武林即将沧海桑田。

三日后。
荒芜的山林中,一座废弃的寺庙静静地沉睡着,破败不堪的一切昭示着它的伤痕累累。
已是入秋,凉风刺骨。
缩在角落的身影不住地颤抖,消瘦的体格见者起怜。身影旁边干枯的稻草上染着已经干涸的血迹。
盗跖环抱着双腿将头埋得很深,他的身上更是血和泥混合斑驳,凌乱的毛发失去了光滑的色泽,鼻尖环绕着令人作恶的气味。
隐藏的唇角慢慢勾起,不同于平时的吊儿郎当,凄凉的笑容果然是一点也不适合他。
许久过去,他依旧保持着这个动作,丝毫未动。并不是他不想动,只是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阻止他的动作,特别…是两脚上的伤。
盗王之王的腿废了,说出去多可笑啊!
“呵……”
他已经忘了班大师说的汇合,也忘了耳边呼啸的风声,更忘了自己此时的处境。
“…白凤。”你在哪?
意识一点一点涣散,三日来,他未进盐水,失血过多。
知觉一点一点麻木,三日来,他不停地抱着希望又感到绝望。
三日来,他每天盼着、想着,始终等不到那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三天,只是因为那一点点的牵挂。
白凤,你有看到我留下的记号了么?

【封刀隐没在寻常人家东篱下
闲云野鹤古刹
快马在江湖里厮杀
无非是名跟利放不下】
“唔。”
又撑过一天了。
眼睛稍微睁开一条缝,果然是一片漆黑。嘴角习惯性的带笑,隐隐约约听见了外面的嘈杂声和“火烧”这个字眼。笑容变得有些无奈。
白鸟人,再不出现,我就见不到你了。
周围的空气慢慢升温,虽然看不见,但盗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扑到脸上热意。手握紧了瞬飞轮,艰难地站起又无力地倒下,伤口再次裂开,鲜血湿了大片土地,一次次站起,一次次重复跌倒。
这种临近死亡滋味非常熟悉,盗跖已近乎习惯。脑海里闪过很多片段,在墨家的,小时候的,和墨家的兄弟们一起作战的……特别特别多,如果不是快死了,盗跖还真不会发现自己的人生也算是多姿多彩。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笑溢出唇边。
“啾——”
“小跖!!”
听到熟悉的声音,盗跖像是一下子用光了所有的力气,松了口气般放任自己倒地,一直紧抓着的武器也渐渐脱手。唇边的笑容不自觉地加大。
张嘴,无声道:“你来啦。”

【心中有江山的人岂能快意潇洒
我只求与你共华发
剑出鞘恩怨了谁笑
我只求今朝拥你入怀抱】
吵。
“他怎么样?伤得重不重?多久醒来?为什么现在还没醒?”白鸟人你问题太多了。
“呃……”你看人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再不说就把你扔去喂狼!”白鸟人你好暴戾啊…会吓到别人的。
“说说说说!那位公子身上小伤口都已经上好药了,就是他脚上的伤…不过仔细养着还是能走路的。还有公子的眼睛,过几天就能看见了。”你看,果然吓到了吧。
盗跖皱了皱眉,感觉眼睛上确实蒙着纱布,还能走路啊…
“你说什……”
“唔…”赶在白凤发飙前,盗跖适时的表达自己已经醒来了。
“小跖?”
白凤迅速到达床边,紧蹙的眉锋完全表露出他的担心和害怕,双手抓住床上人儿稍微有些冰冷的手。“怎么样?痛么?”
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不住地颤抖,盗跖不禁又笑了笑,像白凤这样的杀手,竟然也会怕。
“不痛,我很好。”
“对不起…小跖,都怪我那天没有去找你。”
那天啊…盗跖偏了偏头,“不怪你,最后你不是一样来了么?”
“……傻,”白凤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只好尽量语气放柔些,“小跖,起来喝点白粥,还是热的。”
经白凤一提,盗跖倒是想起自己三天没吃东西的事,正好饿了。于是点了点头,可是…好想吃肉…!==
一边吃白凤喂的粥,一边胡思乱想的盗跖突然就害羞了,貌似白凤像这样喂自己吃东西还是第一次呢。嘿嘿,以后就都让他喂了。
“对了,白凤,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白凤的动作稍微顿了顿,然后继续吹了吹勺子里的米粥,最后喂到盗跖唇边。
“不知道。”
“什…咳咳!”因为太着急而被呛到,盗跖连脸都憋得通红。
白凤立刻放下勺子帮人儿顺了顺背,一边轻生指责,“不要着急,好好养病就好。”
“不是,”盗跖再次咳了咳,伸手抓住白凤的手腕,“不是,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问你自己啊。”见盗跖没事了,白凤再次舀了一口粥递到小跖唇边,“张嘴。”
不情不愿的喝下,盗跖皱眉问道:“问我干嘛?我受伤了我哪知道啊。”
“就是因为你受伤了所以我无法分散精力关注外界。”白凤面不改色。
“……”
还是乖乖喝粥吧,白鸟人一定想瞒我什么!

【红尘客栈风似刀骤雨落宿命敲
任武林谁领风骚我却
只为你折腰】
白凤这辈子也就只败给过两个人。
败给卫庄的武功。
败给盗跖的一切。
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笑了,明明那个家伙那么平凡啊…
是啊,那么平凡,就这么喜欢上了,然后就这样放不下了。
第一次见面他们关系不好;
第二次见面他们说了一句话;
第三次见面他们切磋速度;
第四次见面他请他吃包子;
第五次见面他死皮赖脸地缠着他要吃烧鸡;
第六次见面他们不得不因为各自的身份而大打出手;
第七次见面是在墨家和流沙合作的时候,他们在一起了。
直到现在。
想着想着就笑了,温柔到可以溺死人的眼神,视线仔细走过旁边人儿的五官,不算绝色,却有种特别的吸引力。
“随便他们翻天,我们就这样过,好不好?小跖。”
指尖轻轻描绘着盗跖脸的轮廓,低头在人额上印上一个普通的吻。

【过荒村野桥寻世外古道
远离人间尘嚣
柳絮飘执子之手逍遥】
三个月了,盗跖身上的伤大多已经痊愈,现在已经可以下床蹦蹦跳跳的了。
所以白凤决定带盗跖隐居。
本来盗跖是不愿的,他应该去和墨家众人汇合,但听白凤说他们过得很好,也支持盗跖隐居后就乖乖地听白凤话了。
因为特别喜欢,所以说什么都信。
一路下来,他们走过很多地方了,也看了很多因为战乱而荒废的村庄、一个个死伤惨重尸横遍野的战场,盗跖每次都会尽自己所能帮助一些人。
晚上就坐宝鸽鸽的背上继续前行,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年末了。
“啧啧啧~这地儿不错嘛~”盗跖摸着下巴打量这一处世外桃源,参天大树随处可见,茂盛的草丛几乎过人的腰部,鸟也蛮多的……盗跖瞥了眼旁边笑得奇怪的白凤,然后被吓到般收回目光蹿进他们以后要居住的木屋。

【檐下窗棂斜映枝桠
与你席地对坐饮茶
我以工笔画将你牢牢记下
提笔不为风雅】
之后的日子倒是蛮欢快轻松的,对盗跖来说,如果白凤不要总是突然荷尔蒙爆发就更好了。
口渴了直接喝完桌上的两杯茶,一杯是自己的,另一杯是白鸟人的。
“哈~白鸟人真会享受啊~”虽然尝不出来是神马茶……
话说回来,好像是要新年了的节奏吧?
腊肉腊肉!! =『=
其实盗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
“不过白凤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没错,白凤应盗跖的要求出去买年货和红灯笼了。哈哈哈哈一想到宝鸽鸽身为凤凰居然被白凤当苦力使就笑得停不下来啊哈哈哈~
————新年倒计时分割线————
小木屋门口挂着红灯笼,门上贴着大红的囍字,盗跖无语望天,不是应该是福字么?
呵呵,白凤说今天顺便把婚结了嘤嘤嘤~
于是盗跖白凤身着大红喜袍站在小木屋正中央深情对视。
虽然十分突然,但盗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也算是真正的在一起了吧?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这场婚礼就只有他们两人,也已经够了。
“我爱你。”
“我也是。”
————以下省略五百字r18————
第二天早上盗跖一睁眼就死瞪着撑着脑袋一脸坏笑看着他的现任夫君,姓白名鸟人。
最后盗跖在床上躺了一天,现在是这一天中的小插曲——
“小跖,你看~”白凤特殷勤地递过去一张纸。
“哼!”翻译:老子腰痛很不爽憋理我小心我打你!
“喏,看一眼啊。”白凤依旧不放弃,笑容没有丝毫改变。
“哼!”翻译: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儿上,朕决定看看,还不快谢主隆恩~?
盗跖头一偏看清楚纸上的写写画画后吓得差点趴床上,实际上他本来就是趴在床上。只见纸上赫然是他和白凤一袭红袍的成亲场面,盗跖脸皮厚不会害羞,于是直接把画拿过来仔细观察。
“没看出来嘛,白鸟人你还会画画啊。”
“嗯,气消没?”
“差不多啦~”

【灯下叹红颜近晚霞
我说缘分一如参禅不说话
你泪如梨花洒满了纸上的天下
爱恨如写意山水画】
盗跖最近超级无聊,主要还是因为脚伤的缘故,不然他早就和白凤双宿双飞在这片世外桃源肆意玩耍了。白鸟人好像也发现了自己的忧郁,最近总是早出晚归找能治疗自己的大夫。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毕竟盗跖对一个陌生人都会心软,何况那人还是他的伴侣。
“嗯?啥子玩意?”
感觉到有东西朝这边来,盗跖眨眨眼睛想看得更清楚一点,“谍翅?!”
秉着给白凤的信也是给自己的信的原则,盗跖默默地拆下了谍翅腿上的小竹筒,拿出信纸。
【白凤,最后一战。除亡秦。】
最后一战了吗?必须要白凤去吗?秦朝真的会灭亡吗?
“小跖!”
慌忙地揉了揉手中的纸,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又想起本来就是要给白凤的,不禁笑自己做贼心虚。
“小跖,找到了!”而在兴奋中的白凤却没有发现盗跖的异常,自顾自地高兴着。
“嗯?找到什么了?”
“治你脚伤的方法。”
这下是盗跖也懵了,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盗跖暗戳戳地把手里的东西交给白凤。

【剑出鞘恩怨了谁笑
我只求今朝拥你入怀抱
红尘客栈风似刀骤雨落宿命敲】
两人沉默了很久了,窗外的鸟叫声一刻都没有停过。
“小跖。”
“白凤…”
“你先说。”
“你说吧。”
“……”
“……”
“小跖我们先把你的脚治好可以吗?”白凤深情十分严肃,眉头都皱成了川字。
“可是!”
“听我的!”白鸟人态度很强硬啊。
意识到自己过硬的语气,白凤头疼地摸摸盗跖的脑袋,尽量柔声,“先治伤好不好?”
盗跖没反应,就这样看着他。
白凤向前一步把他抱进怀里,力度大到好像要把盗跖揉进自己的骨血内,“小跖,虽然你不说,但我能感觉到你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快乐。你喜欢风更喜欢超越风,你喜欢那种超越极限好像化作闪电一样任意驰骋的感觉,而我,会是在你飞驰时,永远和你并排的人。”

【任武林谁领风骚我却
只为你折腰
过荒村野桥寻世外古道
远离人间尘嚣
柳絮飘执子之手逍遥】
最后盗跖还是答应了白凤去治伤。
-天明一年,秦朝灭亡,项氏少羽继位,封了第一个男性皇后——荆天明。
-
最后的庆功宴,盗跖和墨家所有兄弟一夜豪饮。
卫庄和盖聂在一起了,说起来,如果不是盖聂,流沙和墨家也不会联盟,盗跖和白凤也就很难在一起了。
至于少羽和天明,很久以前就看出来不对了,没什么惊讶的。
倒是凤跖已经成亲一事,众人都用这种→_→眼神无声的抗议,于是只好一起再成一遍。这次不止两个人,倒是热闹很多。钱也花了很多……
后来白凤带着盗跖与众人在有间客栈分别,各自走上了云游的道路。

【任武林谁领风骚我却
只为你折腰
你回眸多娇我泪中带笑
酒招旗风中萧萧剑出鞘恩怨了】
最后的尾记——
凤跖二人老了之后,在郊外开了一间客栈,每天一起打理客栈,一起看日升日落,无关武林,无关战争,无关生死。
少羽将国家治理得很好,所以生意也不错。民众素质高,环境优美。
卫聂二人云游完也来了凤跖的客栈长期居住,有了开头的例子,就自然会有跟风的。少羽还特意提前订了床位,现在正在张罗着什么继承人选拔赛,急着禅位怎么办?在线等继承人!
就这样平平凡凡的一生或许是他们最完美的结局。
end

【作者有话要说:摔!今天挖坑今天埋坑!尼玛没剧情啊!可是本来想好的剧情太虐写不下去啊!我错了不该挑战自己的亲妈属性啊摔!!!】

评论

热度(24)

  1. 楚少丫娘麻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