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少

没事儿就写写。

【杀犬长篇】血色炼狱

千文喵每天都要喵喵喵:

杀犬同人文,长篇
【血色炼狱】
第一章
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曾被戈薇称赞过的颜色,戈薇说蓝色代表的是什么来着?好像是深沉吧?这种东西,也就是杀生丸会…诶?!怎么会想到杀生丸!犬夜叉恶寒地甩甩头,不知道戈薇什么时候回来啊…
犬夜叉枕着手臂躺在草地中,一条腿微曲,半眯金眸,小巧的鼻和头顶灰白的犬耳一个闻着空气中飘来的味道一个听着方圆百里的动静,轻轻的颤动着,银中带紫的发散乱在地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看起来好不惬意。“真是的,戈薇的世界怎么那么多考试啊……”不满地嘟囔着,狗尾巴草也随着嘴而摆动,看起来甚是有趣。打个小小的哈欠,犬夜叉闭上眼睛打着瞌睡。
“嗯?”就在犬夜叉离周公只有一步之遥时,空气中传来一股熟悉的味道,“这是……”
“戈薇?!”
犬夜叉猛地跳起来朝着枯井奔去,不知道戈薇带了什么好吃的啊~
“犬夜叉~”戈薇从枯井中爬出来……囧……看到了远处的一抹红影,下一秒,红影降落在她的面前。
“戈薇,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啊?!”犬夜叉紧盯着戈薇…背后的包。
“喏。”随手从包里拿出一包薯片丢给犬夜叉,戈薇带着一抹腐女专属的算计笑容眯起眼睛打量着犬夜叉。嗯,炸毛别扭略傲娇强受,不错不错~怎么以前就没发现犬夜叉长得这么可爱这么受呢?灵动的大眼睛让戈薇硬是眯成了一条意味不明的缝闪烁着YD的光芒,犬夜叉被盯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戈薇怎么五天不见,感觉那么可怕了…难道…想到一个可能,犬夜叉顿时觉得脖间的珠子愈加沉重,脸色惨白。
“犬夜叉?”戈薇从yy中回过神来看到犬夜叉一脸憋尿的苦逼样奇怪的喊道。
“戈薇你、你要干甚?!”犬夜叉咽咽口水,在心里默泪。
“什么?”戈薇愣住,然后恍然大悟的哦一声,“放心啦~我对受一向很好的~以后绝对不会虐待你啦~”戈薇笑得一脸贼兮兮,拍拍犬夜叉的肩膀,“走吧,去找珊瑚七宝云母还有弥勒法师~”
狐疑的撇一眼戈薇,犬夜叉扔掉手中空了的包装袋,蹲下身体等戈薇上来后立刻朝村庄窜去。
咳咳,详情请让我们回到五天前~
——五天前
“暝拉桑~”戈薇站在枯井边缘朝大家挥挥手,黑发轻轻飘动着,“那么,我回去考试咯~”一道紫光闪过,绿色身影便也随着紫光消失在战国时代,回到了那个属于她自己的…呃…考试时期……
话说,戈薇一回到家便蹦去了超市,把犬夜叉他们的零食买好,那么考试过后就不用在处于消极状态时再跑一趟咯。
接上——⊙ω⊙
“啦啦啦啦~”戈薇推着小推车逛到薯片区,抱起一大堆薯片,有罐装的还有袋装的,“哗啦啦”一下全数塞进已经超负荷的小推车内。
心情好的四处逛逛,“诶?”眼尖的戈薇发现前方十二点钟方向有一本包装精美的漫画,出于一个漫画迷的好奇心,戈薇走过去拿起应该是被谁不小心带到零食区的漫画,只是看了看封面戈薇就不淡定了…“啊啊啊啊!《绝色初恋》!!我的偶像著名漫画家亚美怜子小姐倾心打造的漫画啊!听说怜子小姐用最精湛的画技和最认真的态度画出来的漫画耶!怜子小姐本人也认为这是最美最让人感动的一段恋情~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出版了昂~”无视周围无知的人类投过来的各种目光,戈薇满怀激动之情的将漫画抱在怀中,心情好不美腻地推着小推车去到收银台。
“啦啦啦啦啦~”因为买到了偶像的漫画,戈薇一路上心情好的哼着小调抵达家中,开门,换鞋,关门,直奔卧室。
“嗷~”戈薇甩开一大袋的零食,捧着漫画狼叫一声扑到床上,迫不及待的翻开第一页,“嗷~帅锅~”戈薇的双眼亮晶晶的闪着一种叫做大放异彩的光芒。
“待会儿…等一下…让我梳理梳理…”像是意识到什么不对劲儿,戈薇震惊的张大嘴,可以赛下两个熟鸡蛋了。“男、男生和男生接吻?!”戈薇震惊过后转为兴奋,“怜子小姐画得就是漂亮~两个男生我以前没有想过现在看来真的好萌啊!”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五天中,初生腐女戈薇小姐一边复习一边搜刮着各类腐文腐漫,了解各种攻受,学习各式辨别攻受然后撮合攻受的方法,五天时间,她已成长为一名可以独当一面的腐女啦!
回到此刻——
“珊瑚~弥勒法师~七宝~云母~”大老远的就传来戈薇兴奋的大嗓门。
“真是的!你这女人就不能安静一点啊!”犬夜叉眉角抽蓄大声吼道。
“真是的犬夜叉!等你放我下去我就叫你死得很!惨!”最后两个字戈薇咬的很重,眉目狰狞,完全忘了自己刚刚才说过不会虐待受的话。
“哼!臭女人!”犬夜叉依旧爱逞一时口舌之快,翻个大白眼不屑的扭头,诶…什么味道…雪割花?!该死的!杀生丸怎么会在这里?!不行,我得去看看。这样想着犬夜叉加快速度,眉毛紧蹙着,可以看出来他对杀生丸的出现很是好奇以及…厌恶。
“喂,戈薇,我还有事你先去找弥勒他们…”犬夜叉一放下戈薇就转身往着雪割花味道的方向奔去,声音渐行渐远。
“……犬、夜、叉!给我坐下!”戈薇的脑袋上突出一个十字路口,狮吼震飞几只潜水默望的鸟,隐隐从远处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碰撞声,以及被吓到落荒而逃的正在谈情说爱或者讨论腐知识的鸟儿们,然后犬夜叉的惨叫瞬间盖过一群小鸟的叽叽喳喳。“哼哼!”拍拍手,戈薇高傲的转身离去。
“那个臭女人!!!”太阳穴隐隐暴起几个狰狞的井字,犬夜叉咬了牙,算了,还有更重要的事呢。整理好心情,犬夜叉继续朝着杀生丸的方向掠去。
———分———割———线—
“小玲。”杀生丸一动不动,淡漠的声音缓缓飘起,额前的刘海轻轻飘动,刘海下的月牙印记若隐若现,妖纹映在脸颊上竟然平添了些柔和,银色的发丝时不时随风飘荡几下,金色的妖眸不知道在看向哪里。
“杀生丸大人~”橘色的身影停下手中的动作,有点婴儿肥的小脸上扬起一抹纯真的笑容,如一只橘色的蝴蝶般飞奔至杀生丸面前,微微仰头看着这个在自己心中如天神一般的人。
“小玲你先去其他地方玩。”杀生丸低头看着面前的小孩儿,神情不变,声音好像有一点点柔和却又好像没有改变般,让人捉摸不透。
“嗯!好~”小玲稚嫩的应一声,转过身朝着另一处跑去,顺便将啊哞和邪见带走。
“杀生丸!你来这里干什么!”就在小玲他们的身影完全看不到了之后,犬夜叉穿着那抢眼鲜艳的红袍恰好出现在杀生丸背后的一棵大树上,不改嚣张的语气,完全不加掩饰的对杀生丸的厌恶与他自己都未察觉的畏惧。
“半妖,下来。”杀生丸仿佛并不意外犬夜叉的突然“造访”,淡淡的语调带着属于王者的霸气,命令道。
“切!”语气中竟是不屑,但犬夜叉依旧是从大树上一跃而下,却是刻意的与杀生丸保持着安全范围,“喂,到底什么事啊?”
“半妖,跟我去鬼炼岛。”冰冷的声线让人听不出杀生丸的情绪,更何况犬夜叉只是只一根筋的半妖,更不可能从杀生丸的声音中听出来有什么了。
“什么?!你让本大爷去本大爷就听话的去啊,那岂不是很没面子!”犬夜叉翻翻白眼,拔出铁碎牙,双手握刀直指杀生丸,“切!话不多说,杀生丸,动刀吧!今天本大爷一定要和你一决(攻受!某火邪恶中……)胜负!”
“半妖,去那里有可能复活父亲大人。”高贵的金眸不带情感的斜视一眼犬夜叉。
继续接——
“可以复活父亲大人?!”犬夜叉收回刀,对于那个素未谋面的大妖怪父亲,犬夜叉其实还是很敬重的,和杀生丸一样却多了许多感情色彩更有温度的漂亮金眸打量了会儿杀生丸后继续开口,“喂!本大爷可以跟你去一趟,不过本大爷还要通知弥勒他们,免得那几个笨蛋担心。”
“带上那个巫女。”杀生丸简单明了的直奔戈薇在的小村庄。担心?杀生丸不懂这个词也从未接触过,虽然邪见和玲有时候也会说担心他之类的话,可身为大妖怪的他真的没有什么用得着担心的。
“带上戈薇?!”犬夜叉微微一愣,然后甩甩头,跟上杀生丸,“嘁,管他呢!”
——
“喂,戈薇!”犬夜叉猛地踹开弥勒家的大门,同时大声喊道。
“坐下!”戈薇怒吼。
“啪——!”人形地坑出现。
“真是的,犬夜叉还是没有学会温柔啊。”七宝幸灾乐祸的同时也在感慨着。
“戈薇!!!”犬夜叉抬头暴喝。
“坐下!”
“啪!”再次趴下人形大坑朝着地底再次深入了一点。
“哼哼!”戈薇淡定地坐好。弥勒和珊瑚都假装没有看到,安静地品茶的品茶,调戏人的调戏人。
直到…
一股冷气自门口袭来,戈薇一愣,反射性地看向门口,眼神微微呆滞,嘴角差点流下某种不明液体…哇…冰山美攻~ˉ『ˉ
杀生丸微微皱眉,这个女人看着他的眼神真是让人不爽。
“……”犬夜叉从坑内爬上来,剑眉倒竖,牙齿咬的噶嘣响,却也是学聪明的不再大喊,只是面含愤怒地站着,正好,站在杀生丸旁边…
好配…戈薇再次眼神呆滞。
“半妖,居然被一个人类女人打败,真是丢脸。”冰冷的声线不含任何情绪。
“可恶!杀生丸你…!”
“犬夜叉!”戈薇阻断犬夜叉在愤怒的情况下即将爆发的不理智话语,眼睛里闪着一种名为腐女的兴奋的耀眼光芒,欢喜冤家,强攻强受,美攻萌受,兄弟cp,总的来说就是冰山美攻VS炸毛萌受,兄弟年上!!眼中光芒更甚。
在戈薇如狼似虎的恐怖饥ke眼神下,犬夜叉的寒毛全部竖起,杀生丸无动于衷,珊瑚弥勒一脸茫然和戒备,七宝在杀生丸出现之时早已躲到了戈薇背后,云母紧盯着杀生丸。毕竟,他们非敌非友的复杂关系让人无从反应。
“可以走了。”薄唇轻启,淡漠的金瞳漠然地扫视一眼屋内所有人的反应,虽然没有面对着犬夜叉,但大家都明白他在对犬夜叉说话。
“切!”不雅的翻个白眼,犬夜叉蹲到戈薇面前,并向弥勒他们解释,“我要去鬼炼岛复活父亲大人,戈薇也去,弥勒珊瑚你们看好村子。”
戈薇背起放在一旁的包,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趴到犬夜叉背上,回头对着弥勒珊瑚七宝以及云母挥挥手,“各位,再见~”
弥勒珊瑚默,七宝呆,云母看着。
“弥勒法师,鬼炼岛是什么?”珊瑚轻饮一口茶。
“不知道…”弥勒耸耸肩,邪恶的爪子慢慢的伸出去…
“……啊嘞?戈薇走了?!!犬夜叉也走了?!!”七宝后知后觉地惊叫。
“嘤嘤嘤嘤…”云母晃晃脑袋回答七宝的问题。『不好意思,暂且不能翻译兽语…』
“弥勒法师!”珊瑚涨红脸拿起一旁的飞来骨给了弥勒一棒。
“啊!珊瑚珊瑚珊瑚!”弥勒头上一个新鲜出炉的大包。
“噗——”七宝捂嘴偷笑。云母歪歪脑袋,看着每天都要上演无数遍的闹剧。
村庄的生活还在继续,平静而又喧闹,这里是能够使犬夜叉安心的…家。
(我会告诉你们这群就是路人甲炮灰乙吗?!)
———
下午的阳光有些沉重,空气中的味道也少了份早晨的清新怡人而多了压抑,特别是在空中的邪见阿哞小玲以及在陆地的戈薇犬夜叉感受得极其清晰…废话!有杀生丸在空气能不压抑么?!
杀生丸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依旧无表情,戈薇的目光若有所思地在犬夜叉和杀生丸之间不停流转,看得犬夜叉毛骨悚然,杀生丸倒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只是大家都觉得空气温度又下降了不少…连小玲都感觉到了危险信号乖乖的闭嘴,而戈薇,精确来说是腐女,她们是为了基情不惧任何危险的!所以,戈薇依旧不怕死的打量她打算撮合的第一对准cp。
“……”一路无言。
以杀生丸的速度去鬼炼岛自然是只需要半天,可是,他还有队伍,犬夜叉勉强可以同杀生丸一个速度,就怕戈薇受不了于是不能太快,阿哞只是一只低级妖怪根本没有那么快的飞行速度,so,直到黄昏大家才抵达鬼炼岛…的外围门口。
到达鬼炼岛外围时,一直在前方领路带头的杀生丸猛然停下,害得犬夜叉一个急刹车差点撞到杀生丸身上,阿哞在犬夜叉的后面一点点的地方缓缓停下了。
“可恶!杀生丸你干嘛!停下来也不说一声害本大爷差点撞到!你知不知道啊喂!”犬夜叉剑眉倒竖开始大声抱怨。
戈薇心声:哇哦~炸毛了炸毛了~撞上才好呢,小受主动投怀送抱昂~然后小攻把持不住嗷~
“闭嘴,半妖。”杀生丸依旧站立不动,眼神却是凌厉非常。
“唰——” “唰——” “唰——”
……
一瞬间,一只只妖怪迅速从草丛中跳出来,数量多得惊人。
“嘁,戈薇,旁边站好了!”犬夜叉放下戈薇,扭了扭脖子拔出铁碎牙,脸上浮现出嗜血的兴奋笑容。
“邪见,保护好小玲。”杀生丸淡淡的扫视一眼妖群,指尖凝聚出一条墨绿色的光鞭。
戈薇乖乖的站到一边,眼中精芒闪过,攻受共同对敌啊…微微翘起嘴角,伸手拉好弓对准那些妖怪。
“嗷吼吼吼——”
妖怪一群群涌上,风之伤被犬夜叉一次次发出,上百只妖怪瞬间泯灭。墨绿的光芒在妖群中穿梭,每到一处便有妖怪血溅当场,所杀的妖怪数量竟然比犬夜叉的还要多。因为犬夜叉和杀生丸在,那些妖怪根本就是在送死,数量越来越少,以至于戈薇都不需要用破魔之箭,站在一旁仔细观察杀生丸和犬夜叉,然后在心中狼叫。而玲,虽然只是小孩子,可是跟着杀生丸这么久了,大场面还是见过不少的,面带崇拜的坐在阿哞身上看着杀生丸的背影。
“邪见爷爷,杀生丸大人真的好厉害啊,犬夜叉大人也很厉害呢!”小玲眨眨眼睛看着邪见举着人头杖耍宝。
“是啊,小玲,杀生丸少爷可是西国的王诶!”邪见举着人头杖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然而,所有妖怪因为杀生丸和犬夜叉的缘故根本无法靠近半步。
“邪见爷爷,杀生丸大人和犬夜叉大人看起来好配哦!”
“耶?配吗?”邪见放下人头杖往杀生丸和犬夜叉的方向看了看,“好像还真有那么点配啊…呸呸呸,小玲不要乱说,和杀生丸少爷相配的还没出生呢!”
小玲吐吐舌头继续看着杀生丸。一旁的戈薇听到了小玲和邪见的互动,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小玲啊小玲…下一个腐女啊…哟西!有帮手了!
“嘁,一群杂碎!”犬夜叉大笑着扛着铁碎牙,所有妖怪已经全数消灭。
鲜血染红土地渗透到地底,四周遍布着妖怪的残肢,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杀生丸静静的站立,从停下来的时候开始,他就没有移动一步!
“看看附近有没有山洞,明天入岛。”杀生丸淡淡的开口,率先进入森林,小玲一边喊着杀生丸大人一边小跑着跟上杀生丸,邪见则牵着阿哞一副杀生丸少爷不要我了悲催样艰难地跟着。
“杀生丸这家伙…”犬夜叉收回铁碎牙看了眼杀生丸的方向,然后走向戈薇蹲下,“戈薇,快上来。”
一路上没有一只不要命的妖怪出来捣乱,估计是黄昏的时候都被清理掉了。而就在杀生丸打算用爆碎牙自制一个山洞时终于找着了一个宽敞并且带有温泉的山洞。
于是现在的情况是,杀生丸站在洞口一脸淡漠的月光浴,小玲和邪见还有戈薇生火,犬夜叉出去捕捉猎物。
“哇,戈薇姐姐好厉害啊,真的生起火了呢。”小玲一脸崇拜望,戈薇得意一笑,不顾邪见哀怨的绿脸随手给了小玲一包薯片然后带着小玲躲在暗处离开杀生丸的管理范围准备开始『小玲洗脑作业』。
“小玲啊。”
“嗯?戈薇姐姐你要说什么呢?”
看着小玲天真的样子,戈薇心中燃起一股罪恶感,然后毅然握拳,不能心软!该拐走时就拐走哇!
“小玲觉得杀生丸和犬夜叉在一起会怎么样?”
“很好啊。”
有门!
“可是杀生丸和犬夜叉都是男的哦。”继续拐。
“诶?两个男的不行吗?可是小玲觉得,杀生丸大人和犬夜叉大人真的很配呢!”
“嗷~两个男的当然行!不同性别怎么恋爱啊!同性乃真爱也!小玲和姐姐一起帮帮杀生丸和犬夜叉好不好?”
“好啊,要怎么帮呢?”
“嘿嘿~以后听我计划行事!”
“嗯嗯!戈薇姐姐,这个好好吃哦!”
“姐姐那儿还有很多呢~”
………………拐卖啊呸!拐带腐女助手小玲成功!


PS.贴吧ID:@腐尊大人(废),@大小姐不矫情(副),@TFky0(主)。

评论

热度(34)

  1. 楚少丫娘麻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