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少

没事儿就写写。

【杀犬长篇】血色炼狱

千文喵每天都要喵喵喵:

杀犬同人文,长篇
【血色炼狱】
第二章
“哈啾——”犬夜叉提着三只鸡两条鱼大大的打了个喷嚏,吸吸鼻子还是忍不住抱怨,“可恶!居然让本大爷出来找食物!呼…真是麻烦!”
红色的身影迅速消失,目的地,山洞。
“我回来了!”把鸡和鱼扔在地上,犬夜叉大声的表示自己凯旋而归。
“嗯嗯,犬夜叉你再把鸡的毛全拔光还有鱼的鳞片~”戈薇眯着眼睛,不难看出她心情很好。
根据多年的经验,很快的,三只无毛光luǒ鸡和两条无鳞鱼放到了戈薇面前。
“哟西!接下来就看我手艺了!”
“戈薇姐姐你还会烤东西吗?”小玲从犬夜叉干净利落的拔毛削鳞速度中回过神来看向戈薇。
“哼哼~那是当然咯~小玲等一会儿就可以吃了!”戈薇从包里拿出几根木签以及各种调料,各种得意的笑。
“嗯!”小玲乖乖的坐着,继续吃她的零食,刚刚告诉戈薇姐姐那么多杀生丸大人的事情,都饿了…
犬夜叉朝着戈薇大大的翻个白眼后就靠着山壁坐好闭目养神。而被遗忘的邪见则抱着人头杖呼呼大睡中…
————
微微睁开美丽的金色眸子,犬夜叉一眼就看到了洞口那个孤傲清冷的白色身影,映着月光更加虚幻。哥哥么…呵。微微垂眸,犬夜叉难得的有些伤感。
『半妖,不够强大是无法生存的。』
『半妖,名义上来说,我是你哥哥。』
『半妖,记住我的名字,杀生丸。』
杀生丸…半妖半妖,在你眼里我只是个半妖而已,卑贱的半妖…你最不屑的、半妖弟弟啊…
不自觉地紧了紧手臂,犬夜叉缓缓闭上双眼,不再去看那抹自己一直向往并追逐了很久的白色的清冷身影。
似是察觉到有人看他,杀生丸几不可见的看了眼犬夜叉,然后淡淡的收回视线,“半…”妖字未出口,杀生丸看了看头顶的月亮,“弟弟。”小小的声音连杀生丸自己都没有听到,难得的一声“弟弟”随着细微的风遗落在夜里。杀生丸好像没有说过这两个字,又好像是真的说过…谁知道呢。
——
“犬夜叉~烤好了哦~”明明距离不远,可是戈薇却双手呈喇叭状对着犬夜叉大喊。
“嘁,戈薇你喊那么大声干嘛!我又不是聋子!”犬夜叉站起来拍拍火鼠裘走向戈薇…的烤鱼。
“嘻嘻。”戈薇吐吐舌头,她当然知道犬夜叉不是聋子啊,她不过是想让洞口的某只攻听到而已,她看好的攻啊…可不能饿坏了呢~hiehiehie~
“果v唔唔造的哭鸡嗷嗷呲哦…(戈薇姐姐做的烤鸡好好吃哦)”小玲一手鸡翅一手鸡腿正啃得不亦乐乎,小嘴也是染着一层油光。
“那是~小玲多吃点啊~”戈薇笑眯眯地摸摸小玲的脑袋,然后随手扳过一只鸡腿咬了一大口。【谁知道戈薇是怎么听懂的。】
努力地咽下嘴里的食物,小玲眨眨眼睛看向戈薇,“戈薇姐姐,要给杀生丸大人送过去吗?杀生丸大人都没有吃东西呐。”
本来睡着了的邪见也闻到香味爬了起来抓起有它两个手掌大的鸡翅一通乱啃,“是啊是啊,还有杀生丸少爷呢。”
送烤鸡!
戈薇脑中灵光一闪,刚想到一个主意身体就先一步行动了。温柔的笑着,看着犬夜叉。
正在啃烤鱼的犬夜叉警铃大作,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戈、戈薇,你看着我干嘛…”艾玛,怎么觉得现在的戈薇比喊坐下的时候还要可怕啊!麻麻救我…QAQ
“嘿嘿嘿嘿嘿~犬夜叉~杀生丸都没有吃东西呢~”不怀好意地笑着再次接近。
“……他没吃东西关我什么事啊!”犬夜叉继续后退,“那家伙根本就不需要进食好不好?”
戈薇转身装作没有听到后面那一句话,把另一条烤鱼交到犬夜叉手上,“犬夜叉~干巴爹哟~”
-_-||为什么要加油……等等,重点不是这个!
“为什么是我啊!?”
“因为我们的手都很脏啊,只有犬夜叉少爷你的手是干净的了。”邪见凑过来冒出一句,连戈薇都忍不住竖大拇指了。
“……”无言地看着自己的手,吃烤鱼确实不需要用手抓,烤鸡就不一定了,QAQ为什么偏偏拿的烤鱼…早知道就吃烤鸡了!
犬夜叉在心中默哀过后,一脸壮士赴死的烈士表情走向杀生丸。
“喂,杀生丸,给你!”没好气地伸爪,犬夜叉鼓着腮帮子微微脸红的模样看起来很是新鲜有趣。
杀生丸不言不语的直接接过烤鱼轻轻咬一口。不仅犬夜叉就连戈薇小玲以及邪见全部都惊呆了(你问为什么没有阿哞?阿哞头脑简单无法正常思考啊!)。
戈薇也知道杀生丸不可能接受,她不过是想让犬夜叉送一次爱心餐增进感情而已,没想到杀生丸竟然接受了而且还直接咬了一口?!小玲和邪见惊讶过后因为思维简单没有多想地继续开吃。而戈薇…脸上绽开一抹腐女的微笑,一副『我都懂』的猥琐样,然后默默地啃烤鸡顺便偷瞄几眼,进展啊~进展啊~
犬夜叉愣过之后看着杀生丸,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杀生丸吃东西的样子,优雅却很速度。
“半妖,你还要看多久。”杀生丸优雅的扔掉手中的木签,终于转过身来看着犬夜叉,冰冷的开口。
“!!”犬夜叉像火烧菊花般地窜回戈薇旁边,脸红红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火光映射的缘故。什么情况?!居然看着杀生丸那家伙看呆了!最后被对方发现落荒而逃?!岂可修!
戈薇先是屁颠屁颠儿地奔过去给杀生丸送去一张纸,然后又跑到犬夜叉旁边笑得快看不见眼睛了…
尽量无视戈薇狼一般的眼神,犬夜叉抱臂盘腿努力让自己睡着。
翌日,戈薇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先是看看手表,8:03,“好早哦…”抓抓头发,戈薇抬头才发现犬夜叉和杀生丸早就已经醒来了正在等她们,当然,杀生丸有没有睡着戈薇不知道。
“哦哈哟~”打个招呼戈薇就去洗漱了,顺便把小玲给叫醒走到温泉旁。
——
“邪见。”听到杀生丸的声音,戈薇立即伸长耳朵听取动静,知己知彼,百撮百成!
“啊?啊杀生丸大人!”绿色生物睁大眼睛,尖尖的嘴张成0形,跌跌撞撞地直接滚到杀生丸脚下。
“和阿哞留在这里。”万年死面瘫也还是面瘫地斜视邪见。
哟西太好了!戈薇在心里暗喜,杀生丸那死面瘫总是把邪见带身边,还以为是犬夜叉的情敌呢,看来不是的啊,fffff~【-_-||邪见虽然一直跟着杀生丸,可那外形…
“啊?!!可是杀生丸大人,邪见……”邪见顿时急了起来,抬头仰视杀生丸,眼睛奇特的成了波浪圈状,鼻子里还流出了可疑的不明液体,只见一道快速的白光闪过,戈薇只听到邪见一声可怜的惨叫,然后…然后就没声了…
邪见已作死多年…明知道杀生丸最不喜欢别人管他的决定了,也依旧乐此不疲的管着…作死着……可谓之作死鼻祖!
戈薇在心里啧啧几声,然后背好包牵着小玲走到洞口。
“走吧走吧。”
小玲若有所思地跟着大部队,戈薇姐姐让自己尽量把犬夜叉大人和杀生丸大人两个人(两只妖)单独到一个地方去才好发展到底该怎么做呢?小玲抬头望了望杀生丸和犬夜叉现在的距离,顿生无力感,好像很难的样子啊……
而此时的戈薇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杀生丸带了小玲…为什么要带小玲…难道说…不对啊…那么一个完美攻怎么可能会是直的…看样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犬夜叉,我可是为了你和杀生丸的xing福生活豁出去了哇…求补偿…qwq
一路上依旧没有任何妖怪,风平浪静的,只是偶尔拂过的清风吹起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犬夜叉一边走一边欣赏风景,有点过于安静了,其实也就只有犬夜叉知道他其实只不过是在避免自己的目光碰到杀生丸而已。于是乎,当杀生丸停下的时候,犬夜叉他不知道……
戈薇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喊一下犬夜叉,其实她还是挺希望犬夜叉撞上杀生丸的,多么美好的画面啊!可是,不保证杀生丸会不会直接一鞭子抽向犬夜叉……为了小受的生命安全着想,戈薇,还是没有喊出来……
“犬……”而小玲则是刚喊了一个字,就看到犬夜叉华丽丽地撞上杀生丸并痛呼一声,“夜叉大人小心…”
“嗷——”犬夜叉揉着鼻子退几步,然后对着杀生丸不满的嚷嚷,“可恶!杀生丸你突然停下干嘛?!!会撞到人的你知不知道啊?!”
“半妖,是你撞到我的。”就连犬夜叉都做好了躲闭攻击的准备了,而杀生丸居然奇迹般的没有甩鞭子!居然还和犬夜叉抬杠!虽然表情很冷,语气没有波动……
“……”犬夜叉自知理亏,站在原地一脸吃了只苍蝇的纠结模样。
戈薇和小玲咽了咽口水,双眼放出腐光,进展啊进展!
“半妖,到门口了。”杀生丸看向前方,因为阳光的照射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切。”犬夜叉傲娇地走到杀生丸身旁,往前面看了看,顿时就炸毛了,“杀生丸!前面可是什么都没有你逗我玩呢!?”
听到犬夜叉大叫的内容,戈薇和小玲表示她们很好奇,也凑过去看了看。
只见前方是一片草地,或者说是草原,而草竟然是墨绿色的,更偏向于黑色。风吹过时,掀起的草浪一波一波如同墨色的海洋。然而,偌大的草原上,居然没有一只蝴蝶或是小动物。
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戈薇认为,如果她的眼睛没问题,医院的检查结果一切健康没有错误,那么,她确实是看不到有什么门!
“半妖。”
“干啥?”犬夜叉没好气地回道。
“用铁碎牙。”杀生丸面无表情地拿出天生牙。
“哈?!”犬夜叉确认了自己没听错后,还是拔出了铁碎牙,“杀生丸你要干嘛?”
“跟着我的动作。”杀生丸轻飘飘地扔下一句就瞬间到达了墨色的草地上,留下了几近炸毛的犬夜叉。
虽然很不情愿,但犬夜叉还是不爽地跟了上去。不能内讧不能内讧……
戈薇眼中再现熟悉的狼光,一脸的激动,就差没尖叫了。嗷!这又是要夫夫合作的节奏吗!
杀生丸的动作很快,有时候就连犬夜叉都差点跟不上,虽然在心中暗自腹诽着,可犬夜叉仍旧安静的跟随杀生丸的任何一个动作。
半刻钟后,犬夜叉突然发现,草地上多了很多沟壑,看起来像是从来只听说过的阵法。
一个时辰后……
白色的人影突然停下,犬夜叉也跟着停下,心中还有些得意,这次没撞上了吧没撞上了吧~
犬夜叉得意了一会儿后,看了看已经完全成型的阵法,纹路很复杂,却都很有规律,不断交错的沟壑看起来坑坑洼洼的,很大很古老的一个阵法,就连犬夜叉这么神经大条的半妖都感受到了那股古老的气息。可是……依旧没什么动静啊!!
“杀生丸!你在耍本大爷吗!”犬夜叉顶着满头的十字路口大吼道。
“愚蠢的半妖。”杀生丸随口说了句,然后拿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在食指上轻划了一刀,鲜红的血滴在沟壑中。
犬夜叉刚想发火与杀生丸单挑,却看到杀生丸将他自己的食指割破不禁微愣。
鲜血顺着沟壑流淌,奇怪的是,杀生丸明明只滴了一滴血,但纹路中竟然充斥着鲜血,而且还在不断的奔流至其他纹路,直到最后汇聚在阵法中心的原点内。正在此时,一瞬间红光大作,还有些刺眼,犬夜叉伸手遮了遮眼睛,却是看到了杀生丸一脸淡然的望着红光,心中顿生一股不服感,也放下手直视着强光。
杀生丸看着犬夜叉放下手臂,明明眼睛都被光芒照的微眯却还是一脸倔强。皱了皱眉,杀生丸瞬移到犬夜叉旁边用手遮住他的眼睛,“半妖,乖乖待着不要逞强。”
戈薇和小玲也因为强光的原因闭上了眼睛,不然看到这一幕指不定血槽秒空。
眼睛上有些凉意的触感让犬夜叉一瞬间呆愣,回过神后却是依旧呆站着。他不是应该推开的么…不是应该大骂的么…为什么…不想推开…好想一直就这样……
杀生丸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本来开启阵法只需要犬夜叉的一滴血,但是,自己却用妖力混着血液勉强代替犬夜叉的一滴血,以至于他现在都还有些晃神……
红光褪去,余下的,是一座金碧辉煌的五十米高大门。
与其说是门有五十米,倒不如说是门离地面有十米,而门只有四十米。
杀生丸率先抱起一旁的玲飞进门内,“半妖,快点。”
犬夜叉甩开心中各种奇怪的感觉也背起戈薇进入门内。
待四人都进到门内后,大门忽地消失不见,就连草地上的大型的血色阵法也消失得毫无痕迹。
就好像是,从未有人出现过,原本已无一只妖怪的森林也随处可见一两只小妖。

评论

热度(23)

  1. 楚少丫娘麻麻 转载了此文字